Skip to content

国家领袖保健专家:江青曾气得毛主席拒打针吃药

国家领袖保健专家:江青曾气得毛主席拒打针吃药

当时,毛泽东主席的医疗小组和重大医疗等,都是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安排和总负责的,由中共中央办公厅汪东兴主任等直接领导。被允许在主席身边,留在\”游泳池\”的,只有秘书、警卫人员、护士和护理勤务人员,以及个别医师等。即便是江青在未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也是不能随便来见主席的。这次因为医生报了病重,而且主席又不愿意进行过多的治疗,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不得不及时向江青通报病情。1月21日,周总理陪江青来\”游泳池\”见主席,意在让作为夫人的她对毛泽东的病情也有个了解,并一块儿劝说毛泽东对自己的疾病引起足够的重视,配合医疗。但事与愿违,江青不仅不相劝,反而火上浇油,甚至把矛头直接对准医生,\”你们最好不要制造紧张空气,主席的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前几天还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他的体质多年来始终很健康,你们不要把事情夸大才好\”,\”主席本来没病,完全是你们医生给弄出来的病。\”她坚持主席仍是固有的慢性支气管炎发作,否认有心脑并发症的存在。

当时,周恩来等负责人完全相信医生所汇报的毛泽东的病情确实在逐步加重,但因为江青与医生在医疗问题上的意见僵持,决定在当晚紧急召开政治局会议,把毛泽东最近病情的变化及医疗小组的意见,一并提交政治局会议研究讨论,以期达成共识,并尽快制订一个让毛泽东能够接受的治疗方案。而根据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张耀祠回忆,2月3日晚8时,曾由周总理在怀仁堂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主席的医疗问题。江青在会议上大讲:\”主席体质是好的,怎么可能病得这么厉害呢?是医生、护士谎报军情……医生护士是特务、是反革命!主席身边有一个集团,要拔钉子。有些人杀人不见血,有各种各样的手段,……要立案审查。\”我们根据父亲生前零星的透露,只知确实出现过江青大闹政治局的事件,并在会议上将问题的性质不断升级,污蔑医生都是特务。

实际上,江青与父亲很熟悉,至少相识已十余年。父亲经常给她看病,并曾陪送她到苏联治病。而且多次在她的医疗问题上,出现不好解决的矛盾或难题时,周总理多依赖和委托我们的父亲出面协助解决。解放军总医院的姜泗长主任就曾证实,我们的父亲在江青的医疗上最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资深保健医师卞志强主任也有过类似的表述。因此,他们相互之间应该没有什么矛盾,江青本人对我们的父亲也是了解的。

她这时之所以这样说、这样做,显然不是针对父亲等医师,而是有明显政治企图。因为当时毛泽东的医疗问题,都是由周恩来和汪东兴主持和安排的。她把医生都看做是汪东兴的爪牙,是要通过嫁祸医师,从而将矛头对准周恩来。她的行为一旦得逞,医生们都将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父亲作为主诊专家也必然首当其冲,难逃厄运。

这次政治局会议,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专门讨论主席健康问题的高层会议,可见问题的严重程度。而江青等人将其上升到政治高度的斗争。

激烈争吵的问题:一般疾病还是心肺衰竭?

据载,此次会议在怀仁堂举行,当时是由周恩来主持会议。一开始就出现了激烈的争吵。江青等人的主要意见,毛泽东患的只是一般疾病,而医师所汇报的,已出现肺及右心功能衰竭是肆意夸大病情。当时,姚文元也紧跟江青,污蔑医生谎报军情,动摇人心,在政治上制造混乱。要医生负政治责任。政治责任在当时就是已上升为敌我矛盾了,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除了医疗组的三个主要医师应邀到会外,还特别邀请了之前曾参与过主席医疗的泌尿外科专家吴阶平和中南海门诊部主任卞志强,可能是为了避免\”一言堂\”,希望在医学专业上听到另外一种监督意见。

卞志强主任是一个资深老保健,保健经验非常丰富,深知一切都不是医学本身的问题。吴阶平是比较受江青信任和器重的专家,本身虽不是内科医师,也知道在诊断和治疗上不会存在问题。在这种场合下,他们也不适宜发表任何主观意见。父亲事先已经知道政治局的争论,并听到江、姚等人的指责,精神上处于极度紧张状态。

原本周总理打算让医疗组直接向政治局成员汇报,之后进行讨论,统一意见,而在江青和姚文元等人危言耸听的直接干扰下,只得取消了医师的当面汇报而遣回待命。关于这次汇报,有两种说法或记忆:第一种版本是,医生们只到了\”怀仁堂东休息室外厅\”,没有进入会场。会后,也就是次日凌晨四时许,由叶剑英和李先念代表政治局再次把医师们找来汇报,并相互进行了沟通。第二种版本是,父亲作为主诊专家,退缩不得,只得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与保健医师李志绥一起向政治局汇报主席的病情和自己的诊疗意见。汇报还没有完,江青突然发火,说道,你们医生谎报军情,主席哪有什么病?当时的父亲原已是惊弓之鸟,这种架势吓得他双腿发软,全身微微颤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关键时刻还是叶剑英元帅打了圆场,说:\”吴主任,你们先回去。\”算给父亲等人解了围。

无论医生们是否进入了会场之内,总之,这是我们所知道和能查阅到的,三次直接向政治局汇报毛泽东病情及医疗相关问题的首次。最后,医务人员惴惴不安地离开了现场。这一晚,父亲整整一夜未眠。他心里很害怕,不知继续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有什么结果?他们将面临什么厄运?

江青大闹一场,气得主席彻底拒绝打针吃药

第二天(1月22日),父亲把主席的主要检查结果随身带着,想找机会解释,把未说的话说完。正好(一说是傍晚)碰上周恩来总理和叶剑英元帅来到游泳池。父亲不仅与周恩来熟悉,也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与叶剑英相识,前后在诊病、治病方面有着很多往来。他知道他们了解他,就抓住这个机会赶紧向他们解释主席的病情。因为过去父亲曾教过叶帅看心电图,总理和叶帅也都有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所以很快就理解了。总理说,主席是有病了,以后你们要谨慎小心。随后,叶剑英元帅又语重心长地说:\”吴主任,你做了几十年医生,比主席年纪大的你也抢救过来了,难道还治不了主席的病?\”父亲充满信心地说:\”只要主席肯治,一定治的好。\”叶帅笑了,说:\”那好,主席现在不治,是生了气,气过了还是要治的。\”这时,主席仍时睡时醒,呼吸急促并有痰鸣,口唇紫绀,水肿越来越重,但仍然拒绝治疗。

1月25日,周恩来根据医生们的意见,专门就治疗问题写信给毛泽东,\”您的健康,大家都在关心。治疗情况,我和东兴、耀祠、李志绥同志亦常商酌。昨晚,江青同志谈及主席休息事,在这几天,建议主席可否少看或缓看电影,以便保证室中新鲜空气,请主席定。\”另根据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张耀祠载文,也是这一天,毛泽东在气喘下,亲自指示张带领几个医师,到当时江青在钓鱼台国宾馆的居住地,向她通报病情。而江对此却提出质疑说,\”主席的体质是好的,不可能有什么大病。\”1月28日夜间,因为医师一时未能摸到脉搏而虚惊一场,再次惊动了江青,因而大闹了一场,说\”医生护士谎报军情\”,要追查责任,并再次说出\”医生、护士是特务,是反革命\”的话,气得主席彻底拒绝打针吃药。1976年下发的中共中央文件所附医务人员揭发材料也有一段相应记述,

\”1972年主席病重时江一再干扰说\’主席没有病,医护人员谎报病情\’,还说\’医务人员都是反革命特务\’,气得主席停止了一切治疗,延误治疗廿多天。\”另据中办张耀祠副主任记载,2月2日午夜,江青又曾约周总理、姚文元、张耀祠和五位医师,在怀仁堂再次研究主席疾病的治疗问题,但在会议上大谈的都是她自己的健康和疾病问题。江青等人反复质疑的夸大病情之说,不久就被无情的事实所证实。

《共和国领袖首席保健专家》

作者:吴新生等 定价:68元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1月

本书简介:作为毛泽东医疗专家组首席专家,吴洁和同事们用精湛的医术为国家领导人的生命和健康保驾护航。他是毛泽东、周恩来眼中的\”老实人\”,是他们最信任的医疗保健专家。他及他的同仁们,创造了一个个医学奇迹。本书由他的子女们回忆撰写,详细记述了他的一生。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市长吸毒有多少未解之谜

一名曾被公选出的青年才俊,一个被农民告上法庭却认同“民告官”,赞赏民众有法制意识的开明官员,政声颇佳,却因吸毒而丢下前程,确令人惋惜。


铁栏背后的教育文化令人窒息

其实,那一幅幅标语所隐藏的封闭式管理文化和教育理念,才是铁栏产生的根源。铁栏遮蔽了学生的身体和远望的目光,而标语背后的文化则将学生的心理紧紧束缚于高考之上,再无暇领略成长中的风景。而铁栏与标语给学生心理上带来的压抑感和窒息感,更是对教育效果的抵消,实是得不偿失…


版权新规能否终结免费午餐

多年来,传统媒体辛勤采集的新闻作品,成为网媒“免费的午餐”,传统媒体苦不堪言。有媒体曾提起版权诉讼,网媒赔付的转载费用却十分有限。传统媒体的版权权利若长时间得不到有效保护,势必影响其创新力和竞争力。长远看,对文化繁荣和媒体融合更加不利。


北上广深哪里最难混?

北上广深,哪里最好混?从数据来看大城市的吃穿住行……中国的生活成本并非世界前列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