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四川受伤野生大熊猫经抢救无效死亡

四川受伤野生大熊猫经抢救无效死亡

清晨8时许,坪坪出现在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熊坪保护站附近,部分肠子裸露在外。下午,保护区为它进行了手术,手术医生宣布:“手术成功”。

11月20日

下午6时,大熊猫坪坪被紧急送往成都抢救。

11月21日

运抵成都后,坪坪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极度虚弱”

11月25日

12时41分因低钠血症、败血病、手术段肠管出血性坏死等疾病,坪坪抢救无效死亡。

17日8时许,一只大熊猫出现在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熊坪保护站附近,它部分肠子裸露在外,发出温柔的“咩咩”声求助。闻声而至的保护站工作人员立即对大熊猫施救,“手术成功。”

然而,根据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昨日发布的官方微博,11月20日下午6时,大熊猫坪坪被紧急送往成都抢救。25日12时41分,坪坪因低钠血症、败血病等疾病抢救无效死亡。

成都市416医院医生刘伟是坪坪被送到成都后首位为熊猫体检的医生,他说,坪坪至少是半年以上摄入食物严重不足、营养不良导致血液长期缺盐。他的结论让人意外:重度低钠血病,不管是否手术,熊猫都不可能被救活。

唐家河救治过程:

启动紧急预案就地手术

17日清晨8时许,一只3岁的幼年大熊猫出现在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熊坪保护站附近,腹部外伤严重的大熊猫部分肠子都裸露在外,发出“咩咩”声求助。闻声而至的保护站工作人员立即对大熊猫施救,于当天进行了手术。为盼熊猫平安,保护区工作人员还为大熊猫起名为坪坪。国宝受伤的消息一经发布,立即引来国内外数百家媒体的关注。

在发现受伤大熊猫当日,记者从青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了解到,该保护区立即向省林业厅进行汇报,并启动熊猫救治的应急预案。根据就近原则,青川县人民医院外科救护队的两位医生以及保护站3名兽医共同实施了手术。由于伤情较为严重,除了体表伤口外,部分肠也有穿孔伤。负责为大熊猫进行手术的胡医生告诉记者:“手术进行了1个多小时,一共缝了100多针。”20日下午6时,坪坪被送往成都救治。

成都再次诊断:

坪坪患有重度低钠血症

21日凌晨,416医院普外科医生刘伟守候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等待一只大熊猫的到来。21日凌晨1点30分,自青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送来的大熊猫“坪坪”经过路上7个小时的路程颠簸,终于赶到了成都。刘伟是成都第一个接触到“坪坪“的医生。

“当时这只大熊猫的状况很不好,处于昏迷状态,一动也不动。”刘伟向成都商报记者回忆起见到坪坪时的状况,像对人的检查一样,刘伟先抽取了坪坪的血液进行检查。检查的结果是:“电解质紊乱,血液中的血钠只有百零几。”刘医生解释道,血钠实际上指的是血液中的盐分,如果一个人的血钠只有百零几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已经濒临死亡的状态,大熊猫也是如此。

对于坪坪的状况,刘伟给出了自己的诊断结论:“重度低钠血症。”刘医生表示,这种疾病不可能是短期内形成的,至少也是半年以上摄入食物严重不足、营养不良导致血液长期缺盐。对于一个重度低钠血症的患者来说,是根本不具有外伤恢复能力的。刘伟看到了坪坪腹部的伤口,在其他医务人员施救前,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很难救活,因为即便是紧急对血液补充盐分,也来不及了。刘伟说,在抽取血液做出这个诊断后,自己就离开了熊猫基地。听说基地工作人员还做出了很多努力,包括为坪坪补充血液中的盐分,以及找到其他大熊猫为坪坪输血等,但终因医治无效死亡。

而对于最终坪坪死亡时所呈现出的手术段肠管出血性坏死、全身感染并发败血症、严重肝损害等病症。刘伟表示,所有的疾病都有其诱因,重度低钠血症的病号,根本没有外伤的恢复能力,做完手术后出现这些情况并不奇怪,即便当时手术做得再成功,术后也难逃死亡的悲剧。当时,唐家河保护区工作人员判断:“因伤口平滑,并非其他动物撕咬所致,可能是爬树时坠落被树枝或岩壁划伤。”刘伟表示,重度低钠血症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头晕眼花四肢无力,若是人类,血液中的盐低到这种程度,走路都会随时昏厥。若伤口真的是熊猫从树上掉下来时被划伤的,只能说这个坠树并非偶然,而是因病导致的必然结果。

避免发生类似悲剧:

冬天来临,巡山时将投食撒盐

昨日,记者在唐家河保护区工作人员的新浪微博上看到了一条关于坪坪的回忆。根据后来与坪坪相处的观察,工作人员翻出数张2012年入山巡护时的几张抓拍:照片上,一棵高大树木上有一对大熊猫母子,熊猫宝宝目测为两岁。体态动作和毛色分布很像今年被救治的“坪坪”,2012年时,工作人员给熊猫留下了一些食物,拍了几张照片后悄然离开。关于坪坪坚持爬行一公里至保护站求助的原因,工作人员在微博中分析,或许当年相遇的就是坪坪。

如今,又到了唐家河保护区的冬天,树木凋零食物稀缺。保护区工作人员像往年一样在巡山时,为保护区内的各种野生动物投食撒盐。“希望它们找到食物,不要太饿。”唐家河保护区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唐家河保护区回应质疑:

设备有限,当时没发现它患有低钠血症

省林业厅野保站一位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业内人士从了解到坪坪的伤情时都觉得非常不乐观。“你想,如果是人,肠子裸露是不是也是很严重?而且熊猫生活在野外,受伤部位被感染的几率非常高。何况坪坪还是只未成年的熊猫,受伤后的抵抗力会比较差。”

坪坪的死讯传出后,有网友对熊猫在短短几天内急转直下的病情提出质疑。针对质疑,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环境保护处副处长谌利民告诉记者,当时为坪坪手术的白熊坪保护站并没有配备相关的血液检测仪器,所以当时没能发现坪坪患有严重的低钠血症。手术后,成都熊猫基地及北京赶来的多名专家在唐家河进行了会诊,在度过术后48小时的危险期后,专家认为手术是成功的。为了保证熊猫伤情的进一步恢复,几方面专家与唐家河保护站会商决定,在20日当晚让坪坪出发,送至成都熊猫基地养伤,但没想到,坪坪最终还是走了。

(原标题:至少半年严重营养不足大熊猫坪坪还是没挺过来)

编辑:SN123


调研单双号限行,别忘这些事

如果真的要调研单双号限行,还需要考虑一些事。是否有人会计算一下公交和地铁运营车辆的故障率,当乘坐的人增加的时候,故障率能否保证不上升,不耽误我们的上班,这是必须要考虑的。买车的人是会增加还是减少呢?


超限车主缘何死于“严格执法”

公路“治超”中普遍存在的以罚代管现象,长期以来备受诟病。其中一个严重弊端在于,由于动辄被罚,货车不能不超限超载,而因为超限超载,又不得不挨罚。


父亲为何得自学本草纲目救女

所有能够感动人的大爱背后,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社会问题。因为当社会文明到一定程度,社会足够公平正义,所有资源分配均匀,则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悲剧,没有了悲剧尤其是惨剧,所谓的爱也便少了伟大的成分。


“剁手党”如何面对共享房

“日本的今天是中国的明天”,有位朋友斩钉截铁地这样说。当今中国的“消费社会”,真的是处在日本“消费社会”的“昨天”。与日本一样,曾经引导一代人的“艰苦朴素”的概念,在当今中国话及时,总有一种“OUT”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