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钓鱼事件不减融资热 滴滴快的融15亿美元抗Uber

钓鱼事件不减融资热 滴滴快的融15亿美元抗Uber

在今年情人节宣布合并之后,滴滴快的烧钱的步伐没有停止过,他们找钱的步伐也没有停止过。

6月15日下午,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滴滴快的APP运营商小桔科技欲融资15亿美元,届时公司估值将从120亿美元增至150亿美元。这一新的估值将令滴滴快的成为仅次于小米(450亿美元)的中国第一大创业公司。目前,滴滴快的仍然是两款独立的应用,但技术和数据已经共享,员工总数已接近4000人。

上述知情人士指出,小桔科技的此次融资,目的是为了对抗外来竞争对手Uber。参与滴滴快的此轮融资的包括新投资者和既有投资者,估值则较两家公司今年2月合并时翻了一番。5月27日,微博向SEC递交最新文件,宣布该公司斥资1.42亿美元投资滴滴快的。

Uber融资也尚未停止过。据英国《金融时报》6月11日报道,一封披露给该报的邮件显示,鉴于机会的艰巨性,6月22日,Uber将在中国正式发起新一轮的融资,融资金额为15亿美元。这封邮件是Uber 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本周发送给Uber投资人的。上月有消息称Uber的估值可能达到500亿美元。

此前,为了争夺每年1万亿美元的世界最大运输服务市场——中国市场,各路打车软件打响了烧钱大战。

前不久,滴滴公司宣布将为打车乘客提供10亿元人民币补贴。

滴滴快的公共事务高级总监叶耘对界面新闻表示,滴滴快的会不会继续烧钱要看具体竞争环境,企业和投资人不会盲目烧钱,只不过是市场上有公司在挑起价格战,那么其他公司只能应战。公司的市场份额、所处的市场容量和发展空间、竞争对手采取的策略,决定了公司的融资额和资金的使用方式。

此前滴滴打车创始人程维表示,截止到2015年5月,滴滴快的拥有135万活跃司机,渗透率达到70%(中国共有100万辆出租车将近200万名司机)。自6月1日起,滴滴快的上线C2C形式的顺风车业务,成为继出租车、专车、快车后的又一新业务线。

Uber则今年计划在中国投资70亿元人民币,这不包括收购,“我们在其他地区的发展证明投资是实现规模化最有效的手段,简单来讲,中国已经成为Uber在全球发展的第一市场。”卡拉尼克在上述邮件中写道。

据易观国际测算,中国专车行业目前由滴滴快的主导,市场份额达到78%。阿里巴巴和腾讯分别持有该公司13%的股份,软银也已入股该公司。易观国际表示,Uber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约为11%。

这场烧钱大战背后,考验着各个企业的融资能力,同时也考验着其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

据了解,滴滴共获得4轮8.18亿美元投资,快的共获得5轮7.9亿美元投资。加上微博此前入股滴滴快的的1.42亿美金以及最新一轮的融资,滴滴快的共吸纳18.236亿美元,堪称国内吸金最大的创业公司。

Uber则于2014年7月进入中国,并在当年12月获得了百度的战略投资,金额近6亿美元。同时获得了红杉资本、KPCB等机构12亿美元的融资,估值高达410亿美元。卡拉尼克曾在公布融资时表示短期内还在考虑吸引其他战略投资者,“不排除和中国互联网巨头合作的可能。”

尽管融资能力非凡,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到目前为止滴滴快的对其盈利模式依旧在探索中。

叶耘表示,目前滴滴快的在APP中设有开屏和中间页广告、积分商城等,都是流量变现的途径。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滴滴快的4月份广告收入已达到3000万左右。而且通过打车软件在线支付的形式,滴滴快的也会形成资金沉淀。但这些资金积淀并非滴滴快的的首要目的。

丰富的产品线,才是滴滴快的的最终目标。“出租车、 专车、快车、顺风车的推出已经基本覆盖了高中低不同消费能力出行人群的市场,代驾和公交车马上也要上线。在整个移动出行平台生态建立起来后,盈利是迟早的事。做平台虽然前期投入成本高,但平台一旦成型,竞争对手想超越基本不可能。”叶耘说。

而对于Uber来说,日均订单早破百万,以每单抽取20%的佣金计算,赢利可观。卡拉尼克甘冒原始股权被稀释的风险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因为Uber必须狙击滴滴快的、Lyft、Getaround这样的公司,后者的业务形态决定了他们一旦获得资本支持,就有可能直接影响到Uber的供应链,即使这些公司目前还无法赢利。

因此,Uber通过不断融资将资本市场与Uber结成利益共同体,一方面打压Lyft、Getaround的融资空间,另一方面通过补贴“人民优步”与滴滴快的竞争。尽管目前,Lyft的F轮估值只有25亿美元,但也已吸引了阿里的投资。

然而当下,滴滴快的与Uber进行激烈的竞争,双方还要共同面临政策方面的各种麻烦事。

6月15日,由于滴滴专车、Uber专车司机被汉阳区公路运输管理所的执法人员钓鱼执法,引来专车司机的抗议和市民的围观。

不久前,武汉市交委客管处约谈滴滴、快的等软件平台相关负责人。之后,武汉市交委客管处再次约谈Uber武汉办负责人,要求Uber及其它公司对打车软件平台注册的车辆和驾驶员信息进行清理,严禁私家车以任何形式从事客运出租车经营。

自2015年以来,武汉市中心城区共查扣非法营运车辆1950余辆。其中包括利用手机软件信息平台从事非法营运的私家车100余辆,涉及滴滴、快的、Uber、神州租车等公司。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广州,6月10日下午2时许,广州交通执法部门突击检查专车,疑似“钓鱼执法”,闻风而至的司机集体抗议,造成现场交通秩序一度混乱。

此前,为了缓和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卡兰尼克多次到访中国,并在上个月在贵阳召开的一个大数据峰会上坦言要学会和中国政府合作。

“我们一直在谈专车,而政府为什么会关注专车,核心就是担心专车的安全问题。目前,仍然缺乏一个正确的法规政策和监管机制,Uber也非常愿意与政府合作,探索什么是更规范的方式,解决本质上存在的安全问题,让隐患和顾虑也随之消失。”卡兰尼克此前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说道。

此前,滴滴快的与上海市交通委、四大出租车企业联合推出了“上海出租车信息服务平台”,这一平台的推出,一度让大众认为滴滴快的已被收编。但是,这一平台上车辆,都为与滴滴快的合作的出租车辆,对于专车,尚未有定论。

可见,政府对于滴滴快的、Uber等其他打车软件的合作车辆的态度,一直处于游离状态,就目前来看,还未找到合适的定义与处理办法。

叶耘表示,执法力度的大小对企业本身的商业模式并不会产生影响,因为执法针对的不是公司而是整个新兴行业,执法是全行业的甚至是关乎社会改革的问题。滴滴快的的司机去开专车和快车都是自愿的,保护司机利益最好的办法就是,全社会一起推动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对新生事物进行立法和保护。

滴滴快的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滴滴快的对专车司机的保障一直在不断完善,包括司机、车辆的保险等。如果专车司机被执法部门抓获需要交罚款,只要司机不是因为违章停车带人等违法情况被抓,滴滴快的会根据具体情况来承担部分费用。

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分析称,目前专车市场竞争仍然很激烈,如果现在哪家公司慢了,指望政策出来后再发展专车业务,就会失去市场份额,等政策真正出来的时候也就落后很多了。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专车之争已经逼入墙角

广州、成都等地Uber被查,天津数百辆出租车集体停驶,济南出租车公司欲联合起诉专车公司,武汉突击查处13辆专车,禁私家车参与出租车运营……可谓“七十二路烟尘,三十六路反王”,专车之争已然逼入墙角。


“提速降费”承诺无影谁尴尬

5月15日,三大运营商公布“提速降费”方案。至今,三大运营商部分“提速降费”措施仍未落地,也没有具体落地时间表。也许,在运营商看来,出于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出来敷衍一下,公布个“提速降费”方案。这样的方案,已经够三大运营商“尴尬”了。


是谁导演了烧烤街喇叭大战

居民架设14个高音喇叭对烧烤摊贩和食客展开炮轰,烧烤商户则用功率更大的喇叭以及敲打锅碗瓢盆等方式进行还击;一方高喊“还我们健康,还我们睡眠”,另一方则声称“你不让我做生意,我也不让你睡觉”。这条街怎么看怎么像是丛林社会,生存法则是比谁的喊声大、拳头硬。


明星们得了什么病?

“娱记问诊:自大狂汪峰、狂躁症乐嘉、公主病许晴”节目中爆料、笑料满满。这些明星不仅公开发飙、发酒疯,还解释的振振有词,这些明星究竟得了什么病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