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农民工节后将孩子送老家:城里上学生活供不起

农民工节后将孩子送老家:城里上学生活供不起

原标题:农民工节后将孩子送老家:城里开销大 上学供不起

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中新社西安2月23日电 题:春节落幕“小候鸟”依依伤别离

中新社记者 冀浩凡

“近几年寒暑假都会把孩子接过来一起生活,临近开学再送回老家。”陕西汉中农民工王林生说,自己一度想让孩子留在身边,但因为城市开销大、上学难等问题,只能无奈放弃。“再过几年,老人带不动孩子了,我们就必须回到家乡。”

22日是中国传统节日元宵节,本是全家团圆的日子,但过了元宵就意味着春节结束了。随着开学季的到来,许多在春节期间与打工父母团聚的孩子,又要乘坐返乡的客车回到老家上学。记者在西安城南客运站看到,背着简易的行囊,带着对父母的不舍与眷恋,不少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结束了短暂的欢快相聚,如迁徙的“小候鸟”般踏上返乡的旅程。

再过十分钟,王林生9岁的儿子晓伟将随奶奶一起返回老家上学。离别在即,晓伟抓住父亲的手不愿松开,享受这最后的亲密时光。王林生说,在孩子的记忆里,父母就是电话里的一段声音,父子的每一次相聚都像重新认识一般。

“当初远走他乡,就是为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来西安打工三年,王林生渐渐发现,陪伴孩子成长或许才是最好的教育。“想让他在城里上学生活,可是经济上负担不起。”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外出农民工人数达1.69亿,在其“身后”是成千上万的留守儿童。因工作需要亦或经济困境,类似王林生这样无法将孩子留在身边的人比比皆是,留守家乡的孩子与在外打工的父母,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谈及一年一度的分离,在西安打工的渭南农民工王韬不愿多言,他告诉记者,孩子5年前就开始了这种“迁徙”生活。“前几年哭着闹着不愿离开,现在特乖,会和我说不要太累,心里反而不是滋味。”王韬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把孩子留在身边。

即便“小候鸟”选择留在父母身边,也往往因忙碌的父母无暇照顾,陌生的城市难以融入而倍感孤独。“不论在哪,能和爸妈一起就好。”对14岁的陕西安康女孩邬丽来说,曾经的留守经历令她对父母格外依恋。小学毕业后,她选择跟随打工的父母,在异地继续学业。

邬丽告诉记者,语言的障碍和地域的差别,使在外生活两年的她仍未适应城市的繁华与喧嚣。“父母顾不上我,挺想爷爷奶奶的,我的根可能还在老家吧。”对于未来,她满怀憧憬却也困惑迷茫。

相比邬丽的迷惑,她的父亲邬刚则体现出强烈的责任感。37岁的邬刚与妻子在福建打工,每个月收入近八千元。他说,他不希望女儿缺少父母的陪伴,成为留守少年。让女儿接受更好的教育,不再重复自己的老路,是他对女儿最大的期许。(完)


中国要“收紧”舆论了吗?

新年刚过,习近平就把调研的首站选定了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多家媒体,并召开了新闻舆论座谈会,对未来新闻舆论工作做出了部署。对于这次调研,外媒有不少“杂音”,“美国之音”就从中“看出”了中国共产党对言论自由的进一步限制。


为何那么多人对民科心有戚戚

从现象上看,民众支持“民科”并不是一件特异性的事件,而是与整个社会由来已久的社会文化和社会心理有关。“民科”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类容易忽视的精神疾患。


不要把离开家乡说得那么悲伤

等哪一天,我们心中的梦想,统统变成现实,所有的出发是为了更好的回来,所有的就业是为了理想,所有的姑娘都是嫁给爱情的时候。我们离开家乡,就不会那么悲伤了。


领导指示像包子半天不见馅?

各个方面,每个人,都有必要把地方上主要领导当人而莫当神,把他们的话当实在话而别当圣旨,不迷信不造神,不奉承不拍马,不刻意抬高不有意贬低,说正常话老实话,一是一二是二,岂不天下太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