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杭州交通局副局长谈限购:并非政府恶意欺骗百姓

杭州交通局副局长谈限购:并非政府恶意欺骗百姓

昨天晚上,杭州的车市那可真是比菜市场还热闹。我们来看几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一个4S店已经人去楼空,连展示的车都卖光了。这张照片是在在杭州汽车城,这不是交通拥堵,这是人们在焦急地等待办理手续。这是晚上八点,在一家比亚迪4S店,已经锁上大门了,挂出一个招牌,上面写的“车已卖光”。这张照片是昨天晚上11时50,还有10分钟,就到了截至办理车牌的时间。这个照片拍摄地是杭州市二手车交易开票处,警察没有下班的意思,因为他们是为了防止零点到来的可能的冲突,他们就一直在坚守着。

看完这几张照片我们可以初步了解一下,这就是昨天晚上杭州的车市热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在昨天晚上7时,杭州市突如其来地说了一个政策,我们不妨到昨天那个热闹的现场去看一看。

解说:

比起今天的门可罗雀,昨天,杭州所有的汽车4S店都度过了极其亢奋的一夜,直到半夜十一二店店内依旧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顾客:

我们看都没看直接就买了。

记者:

我看你都出汗了。

顾客:

没办法,抢不过别人。

记者:

用抢来形容。

顾客:

必须要用抢,时间紧迫,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记者:

你在那边是没抢到吗?

顾客:

没抢到,这个车型现在没有了,抢不过他们。

解说:

给我来200辆面包车!杭州一家媒体报道称,杭州莫干山路某4S店,一男车主一口气购买了200辆面包车。但无奈存货只有70辆,最终买空4S店。工作人员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开完票。抢上的自然觉得幸运,而抢不上的只能失望而归。

消费者:

没有车了,便宜点的车都没有了。

记者:

本来计划买多少钱的车?

消费者:

买个七、八万块钱的。

记者:

都卖完了?

消费者:

卖完了。

记者:

你什么时候来的?

顾客:

晚上。

记者:

就是看了新闻之后来的?

顾客:

对。

记者:

有车吗?有新车吗?

顾客:

新车过几天到货可能。

解说:

人群的蜂拥而至,源自于昨晚7时杭州市政府突然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范建军 杭州市缴退局 局长:

本市自2014年3月26日零时起,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对本市行政区域内小客车,实行增量配额指标管理,增量指标需通过摇号或竞价方式取得。

解说:

对于市政府的突然决定,一些4S店表示,他们已经提前备足了货源。

某4S店销售经理:

我们这边总公司,下面有几个分点,台州、金华、余姚,甚至绍兴,这边的资源再卖给他们。

解说:

在这家4S店内见不到一辆展车,所有的区域全部空出来,留给了涌入的购车人群。

记者:

今天卖了多少?

某4S店销售经理:

真的不好意思,因为现在实在是太忙了,各个部门,各个岗位都在跟很多用户接洽,所以实在是来不及统计这个数字。

解说:

在杭州最大的汽车交易市场,从七点钟限牌的消息公布以后,这里的过户大厅外就排起了验车的长队。

记者:

因为所有过来办过户手续的车,都需要从我们镜头所指的汽车城的东大门开始,一直往前排五、六百米左右距离的路,虽然说这个距离不长,但是我们下午试了一下,这个距离吃不多要排三个小时左右。

解说:

过户大厅开放了全部13个业务受理窗口,工作人员仍然无法应对激增的工作量。

记者: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排队?

车主:

早上8时。

记者:

早上的时候队伍排到哪里?

车主:

二楼上面的门外面。

主持人: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时间,昨天晚上7时的时候,限牌的消息对外公布,五个小时之后,限牌的政策就要执行。这5个小时的时间,昨天显示出的就是一个字,“乱”。我们不妨把这个“乱”字分解一下,因为乱从不同的度来看,乱的形式还不一样。

我们来看,首先是慌乱,谁慌乱?买车的人慌乱,有的想买但是一没买的人就急了,我如果这个没有赶上的话,我不知道下一拨还能不能买上车,这是买车的人。那忙乱的是谁?是卖车的人,5个小时那真是时间就是金钱,5个小时,每分每秒都有人在买车。最后一个是混乱,什么混乱?消息的混乱,因为一开始,一直在说杭州市限行并没有说限牌,但是昨天限牌就过来了,到底以前的信息是怎么回事?这是乱。

我们本来想了解一下昨天晚上杭州到底卖出去了多少车,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掌握到样的准确数据,可是,通过杭州当地的媒体《都市快报》的一些信息,我们可以看到,这肯定不是一个小数子。

顾客,两个人分别说,还不会开车的我,决定买人生第一辆车。

第二个人说,没抢到丰田商务车,公司老总指示,直接去奔驰4S店。

再来看,4S店的销售代表说,我拿到了职业生涯最高的奖金,微信上对他的女友已经求婚了。

我们看,昨天晚上有人狂欢,也有人非常失落。但是我们看到,昨天晚上也发现了一些漏洞,是不得不去重视的。

解说:

昨天,这份很像是政府文件的图片,通过互联网在,杭州市民间被高速转发,杭州机动车限牌传闻再起。这次的消息确实可靠吗?这可以说是杭州市民媒体最关心的事。

林俊特 西湖之声电台记者:

我大概在中午的11时左右,看到朋友圈在说要限牌。我们就通过各种途径求证,包括杭州市政府、市治堵办、交警、交通局都去一一地询问我们的联络人,在下午两点左右,我们接到这个消息说,下午的7时可能要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是关于杭州市机动车总量调控的一个发布会

解说:

由于受到太多社会关注,一个传闻也成了记者们不愿意放过的大新闻。紧接着,在昨天晚上7时,杭州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现场记者惊讶地发现,发布会上的通告竟然和传闻一模一样。

在杭州,机动车限牌的传闻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这一次,已经有一些人开始提前行动了。

林俊特:

我们的记者也到现场去采访,发现有一些4S店在下午两点多就已经开始大张旗鼓地说,下午要限牌或者类似的消息。

解说:

此外,在昨天下午,很多在4S店登记过,有购车想法的市民,都收到了来自4S店的推销短信,称杭州26日零时将实施限购,请赶紧购车。4S店的工作人员表示,因为限牌早有传闻,所以很多4S店提前备足了货源。

某4S店销售经理:

我们备了很多的资源,另外我们在大约一个月前,就在准备这些东西了,所以我们的车源都有准备,包括我们的库存。

解说:

除了4S店,舆论也在关注一些神秘的买家

林俊特:

3月18日我接到报料人的线索,他们的业务员在忙着一个人的单子,就是一个人的单子已经够这一个店的所有的业务员在加班,他说这个人买了100多辆的长安面包车。

解说:

125辆面包车,价值400多万人民币,这个神秘的买主将新购的125辆车,全部上了浙A牌照。随后,很多人在猜测,这个神秘的买主是否提前收到了杭州机动车限牌的内幕消息?

主持人:

你会发现,跟汽车限牌这个消息相比,人们更关注的是汽车限牌这个消息有没有可能提前泄露。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是一个突然袭击的政策,但是人们发现,有的人,有的车行就做好了准备,没有被突然袭击给袭击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又应该怎么看待这样一个现象。我们接下来就联线北京大学的王锡锌教授。王教授,我们说到消息泄露,一定会说到保密的政策,涉及到这样的公共政策,您觉得保密这样的范围应该有多大?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其实说起来非常有意思,我们在讨论公共政策制定的时候,一般都强调要公开和开放,因为公共政策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利益。但是,在实际中,有一些公共政策可能会涉及到一些敏感的问题,这种敏感主要表现在时间的敏感性上,比如说车辆的限牌。如果在政策的制定的过程中,很早就将这种信息让公众,让社会都知道,都知晓的话,它虽然符合公开的原则,但是可能会严重地影响政策的实施效果。所以,一定程度的信息保密,其实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在决策最后,完成之前,甚至有的时候是在宣布之前,其实都应该是严格保密的,否则的话,政策的泄露,一方面,如果大面积地泄露的话,会影响到政策的实施。如果选择性泄露的话,就会导致所谓的内幕交易,这种内幕交易会影响到公平。

主持人:

但是王教授,我们可以理解,这是一个公共政策,既然是公共政策,一定是要征求各方的利益的,可能公众不会直接地参与。但是比如说政府的各个职能部门,市政府一定会征求他们的意见,但是征求意见的过程中,肯定会涉及到很多人,不止一个、十个甚至有可能上百个,那么这上百个人你能去追究谁泄露了消息,而且也许他们在泄露的时候并不是刻意地要泄露,也许他会跟家人或者更朋友说,政府有这样的一个意图,有这样的一种政策的考虑,这叫泄密吗?

王锡锌:

从政策制定流程方面来看,的确存在这种技术上的困难,因为一方面我们讲,这种敏感的政策制定的确要严格地控制这种消息外流。但是正如你所说,一个政策制定,像限牌,比如说交通运输部门、交管部门甚至可能税务,还有产业的部门,他们都有可能被征求意见,甚至会参加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各种座谈和研讨,所以他们是参与到政策过程中的,他们也一定知道政策的各种选项和政策的进程。人数那么多,部门那么多,而且流程时间那么长,很难去控制消息的对外泄露。

主持人:

王教授,我打断您一下。就像您是大学的教授,你可能在出考题的时候带研究生,也许你不会都告诉他们,但是假如你有的告诉有的不告诉,一定会追究你的责任。可是在这样一个公共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它涉及到成百的人,要不要每个人都签定这样一个保密协议,这样才有可能不被泄露?

王锡锌:

如果说真正要让这个政策制定中,敏感信息能够不泄露,或者控制泄露的话一定要明泄露这些信息之后责任的主体。我们看到,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如果说参与的人很多,部门很多,它就会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责任主体是不明确的,可能我们都认为是别人泄露的,因此自己不用承担责任,所以责任主体的明确是一种关键,如果要解决这种责任主体的问题,我觉得一些个核心的参与部门和核心的人员,必须要签定责任明确的保密的协议。

主持人:

我特别注意到,刚才您说到一个,就是公共政策在执行之前要有一个时间,这个时间越长,泄露的可能性越多。说到这一点,我们不妨来看一下,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今天接受禁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对这样的泄露是这么说的,他说,昨天,杭州就限牌召开了多个会议,与会人员多达上百人。如果是“通稿”是在当天才流传至网上,则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泄露”;如果是早在25日之前就提前曝光,则不排除有人提前泄密,但有可能是因为疏忽。

涉及到这样的一个说法,我就想问您,假如有这种疏忽泄密或者说是刻意泄密,现在有没有什么相关的法律或者制裁条文能够制裁他们?

王锡锌:

我们现在关于保密的法律其实是比较多的,但是现有的保守秘密的法律主要还是比较宽泛的,比如像保守国家秘密法,也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保密法,对于国家秘密,包括等级不同,秘级不同分为秘密、机密和绝密。这些秘密一般来讲,很难能过适用到像我们说的,像限牌的各种讨论过程中所规定的这些事项。比如说到底限牌还是限行,是从什么时候限?采取什么具体的手段?摇号还是竞拍的增量的方式?这些在讨论过程中涉及到的未定的方式,很难被界定为国家秘密,所以,这种法律上对秘密的界定可能不够清楚。而且,如果秘密界定不够清楚的话,那么,泄露出去之后的法律责任其实也是不够明确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秘密本身的范围界定不清、责任不明,也可能是导致这种敏感信息,在过程中不断外流一个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

非常感谢王教授,通过刚才王教授的解释我们可以知道,像这样一个会涉及到很多部门,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公共政策的制定,它在制定的过程中,从技术上来说,保密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做到的。在这个过程中,泄密有可能会发生。但问题是,泄密的结果使很多民众产生了不满的情绪,这种情绪怎么去化解?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行车难,停车难,这是杭州早在2011年就被热议的话题。2011年3月16日的《杭州日报》曾有过这样的报道,杭州市“两难办”表示,对车辆实施限行限牌措施正在研究之中。随后的2012年6月30日,广州宣布实施中小客车总量调控交通政策,这一政策再次引发了杭州市民对于限牌的讨论,更有网络传言说,杭州车辆限牌方案已制定。对此,杭州车管部门相关人士随即表示,限牌的政策如果要出台,肯定需由市政府层面制定,但至少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听说有关出台限排政策的任何说法。

根据媒体的报道,此后在2013年9月到2013年12月,杭州市交通警察分局、杭州市两难办、杭州市治堵办等相关负责人都曾表示过,限牌与否仍在研究中。

时间到了今年2月,杭州相关部门负责人还在表示,杭州暂时不会限牌,只有今后在路网扩大,公交发展成熟,各个交通层面治理后,交通拥堵状况依旧没有气色的情况下才会考虑限牌。而就在上周,有媒体还在报导说,杭州治堵办某负责人称,并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限牌的消息,也没有开展过跟限牌有关的工作。

杭州市民:

晚上7时突然宣布限牌,我觉得对百姓来说可能不是很公平。

就是先跟你说不会的,后来趁你不注意就出台了。

就是怕老百姓可能会因为限牌去提前购车,引起太大的反响。我觉得还是情有可原的。

解说:

治理污染,缓解交通,现实的需求让限牌政策最终出台,但是过程还是让很多市民感到疑惑。

陆献德 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

(政府有些部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有些善意跟帖或者有发布会声音,说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确实是不知道,因为这个事情绝少数人知道,这一点请大家理解,并不是政府恶意地欺骗老百姓。信息不对称,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你去问治堵办负责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包括我们局里好几个领导还说,不可能是交通局的政策,这个事情谁也没想到会是落在交通局身上。

解说:

据报道,城市限牌令的出炉首先是治堵办、城管、城建部门参与进来拟定方案,然后,经过相关会议讨论、审议最后才是方案发布。而杭州的限牌政策,经过过去的种种反复,这一次,显然来得有些突然。

杭州市民:

下次比如说你提前一个礼拜通知,提前一个月通知,什么时候下来,大家有个准备就更好一点。

主持人:

我们不妨简短地回顾一下,到昨天为止的整个限牌政策出台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去年6月,去年11月、今年的1月有两次,我们看,杭州市交管局还有治堵办一直在说,关于限牌的这件事,恐怕不会再近期马上就执行。但是昨天,随着政策一下子落地,很多人觉得被忽悠了,我们通过刚才短片中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也说,恐怕这是由于政府部门信息不通,不能共享而导致的这样一个局面。但是对于民众来说,它出现了这样一个局面,我就是认为政府可能就有点声东击西,在故意忽悠我的意思。面对这样的一种不满又怎么去化解?我不知道王教授您怎么看。

王锡锌:

应该说,这样一种情形,实际上有可能会导致一些市民对当地政府信任的负面影响。因为一些部门比如交管部门也好,治堵办也好,它们都是直接跟城市的交通管理息息相关的部门,由这些部门发布的所谓消息声明,民众认为肯定会觉得他们是比较权威的,所以我觉得,无论内部是因为什么原因使得这一部门,发布了所谓的声明和消息,但是都有可能带来行政部门和市民之间的信任受到影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一种政策的制定,有可能在制定过程中,方案会不断地调整,而且有些是有不确定性的,但是考虑到一不确定性或者方案的可能调整,其实最重要的是对外,对市民可能需要一个声音,这种声音应该是有连续性的,应该是有权威性的。

主持人:

非常感谢王教授。通过昨天晚上杭州车市的这样一个狂乱之夜,我们看到,在政府制定公共政策的过程当中,还是存在一些混乱的因素的,这就需要提醒各位,尤其是政策的制定者,未来的公共政策的制定,需要越来越精细,越来越人性化,也越来越得到,也需要得到公众的理解。

好,这就是今天的节目。

节目最后的一点时间,我们来关注一下就业有位来。就业有位来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在过去几天的过程中,我们看到有很多企业已经积极参与到活动中去,现在有专人负责的企业报名热线也已经开通了,让我们一起来创造就业有位来,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关注一下今天新增的岗位信息。

(原标题:杭州限牌 狂乱的一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