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武汉青少年艾滋434例 100个男男性行为5个感染

武汉青少年艾滋434例 100个男男性行为5个感染

今天是第27个“世界艾滋病日”。昨日,省卫计委发布的全省艾滋病疫情显示,2001年我省发现首例青少年艾滋病感染者以来,截至今年10月底,青少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已达到434例。与这个数字相对应的,是青少年已成为艾滋病毒感染高发人群的严峻现实,而且发病率呈上升趋势。昨日,记者采访的多位艾滋病防治专家表示,男男同性性行为传播,是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的重要途径。

危险

男男性行为系感染重要途径

100个男男性行为者中 有5个人会感染艾滋病

今年5月,在武汉市疾控中心的艾滋病筛查项目中,18岁的小文(化名)被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他刚到武汉读大学,由于家庭贫困,在酒吧找了份兼职勤工俭学。在灯红酒绿的工作中,他接触到一些年龄较大的同性恋者。经不住诱惑,涉世未深的小文发生了同性性行为。一段时间后,内心不安的他接受了艾滋病筛查,却不幸地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

武汉市疾控中心党委书记周旺介绍,男男性行为已成为艾滋病感染的重要途径。今年1—10月,该市新报告常住居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596例,经性接触感染占97.3%,其中经男男同性性接触感染占64.8%。而在青少年艾滋病感染群体中,男男性行为感染的形势更为严峻。

周旺介绍,2008年开始,该市在男男性行为人群中展开艾滋病筛查和检测,以查找感染者。通过筛查发现,在这一艾滋病高危人群,艾滋病感染率超过5%,也就是说100个男男性行为者中,有5个人会感染艾滋病。

据武汉市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所干预指导科专家刘普林介绍,青年学生发生男男性行为大多通过网络交友等途径,一些年龄较大、有过男男性行为的人结识他们并诱导他们发生性行为后,也将他们置于艾滋病感染的高危环境中。最危险的地方在于,由于“男同”不被社会接受,绝大多数处于地下隐匿状态,性伴往往不固定,这又增加了感染几率。“发生男男性行为,并不表明这些学生就是同性恋,”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艾滋病科主任阮连国分析道,“80%—90%的染艾青年学生,有双性性行为,纯粹的同性恋并不多。一些学生之所以如此,只是像吸毒一样感到好玩,去冒险尝试这种刺激的感觉,这也使得艾滋病从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转移。”

痛心

青少年染艾者多数隐瞒病史

心理压力有时要甚于病情的折磨

自今年7月被查出为艾滋病患者至今,21岁的小凡(化名)的人生彻底跌到谷底。

小凡来自省内一个农村家庭,家里有兄弟姐妹四个。自幼年起,父母就喜欢把他装扮成女孩,使得他朦胧地将自己也定位为女孩。成年后,小凡对男性的情感仍挥之不去,在来武汉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他就将自己的第一次性行为给了一个男人。之后,小凡又陆陆续续有多个性伴。今年7月,曾经的一位性伴告诉他,自己刚被查出患上艾滋,劝他也去检查。小凡赶紧到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检查,果然,已属艾滋病感染者。

每半个月或者1个月,小凡就悄悄一人从学校搭车来到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做检查或拿药,做抗病毒治疗。在回家路上,再悄悄将药品换进装维生素保健品的瓶内。除了每天服药两次,时不时去医院做检查,小凡的生活看起来没有太大变化,仍在正常上课、读书、吃饭。实际上,他不敢向医生以外的任何人讲自己艾滋病感染者的身份,包括父母。这个巨大的秘密像一座山一样,几乎要将他压垮。“我父母50多岁了,都生活在农村,如果知道我是同性恋而且还感染了艾滋病毒,他们一定无法接受,搞不好会自杀。”小凡这样告诉医生。好在,经过三个月的治疗后,他的艾滋病病毒载量已转阴,传染几率已大大降低。

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艾滋病科主任阮连国说,小凡的故事,只是众多大学生患者中最普通的一个,他们基本都瞒着家人、朋友和学校。因为不说生活还可能继续,而说了就有可能发生无法预料的情况。“一位19岁的大学生艾滋感染者在告诉家人实情后,当即被父母赶出家门,不仅学业面临中断,连生存都成了问题。”

武汉市皮肤病防治院艾滋病专家赵敏则告诉记者,一位年近五旬的母亲在得知刚20岁的孩子感染艾滋后,痛苦地对儿子哭喊道:“你要肝要肾我都可以给你,可这个病叫我怎么办呢?!”不到半年,这位母亲已出现明显的精神疾病症状,让人看了心痛。所以,如果患者需要保密,医生一般会尊重他们的选择,因为在日常接触中,艾滋病不会造成传染,但却有可能因此备受歧视。“社会的偏见眼光,还有需要独自承担的精神折磨,让青少年感染者往往背负更大的心理压力。”刘普林介绍,他接触到的青少年艾滋病感染者,往往选择独自面对,不会将病情与亲友分享,而且多数正常继续就学、就业,这也使得他们的心理压力有时要甚于病情的折磨。

武汉市唯一一位艾滋病个案管理师刘司航,负责跟踪追访158位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的治疗。她颇有感触地告诉记者:“很多患者远离了曾经的男同圈,眼下是保命要紧。但面对明天,他们都非常迷茫,不管是未来的就业谋生,还是婚姻问题,连想都不敢想。”

呼吁

更开放的下一代亟需更科学的性教育

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的性取向

武汉市疾控中心党委书记周旺介绍,2000年至今,该市坚持开展娱乐场所100%安全套使用项目,即100%的娱乐场所倡导使用安全套、100%的从业人员倡导使用安全套,每一次安全性行为100%使用安全套。目前,通过社区覆盖,这一项目已初见成效。同时,2006年以来,武汉市建成全国最大规模的社区美沙酮维持项目,使得吸毒人群艾滋病病毒感染率维持在低水平。

而面对愈加严峻的男男性行为传播,武汉市从2008年开始,就通过志愿者组织等方式,在男男性行为群体中展开筛查,并以”检测作为干预”的方式,动员男男性行为者接受艾滋病病毒感染检测。“通过一次次动员检测,让他们认识到男男性行为的高危因素。”周旺介绍,据不完全统计,武汉已有48%的男男性行为者通过检测了解自己的感染状态。

政府的种种举措,都是为了对艾滋病感染进行有效干预。但是,对于青少年群体来说,科学的性教育仍首当其冲。刘普林表示,正处青春期的青少年性取向模糊,很容易将自己对同性的倾慕标上“同性恋”的标签,或者仅仅因为无知、诱惑、好奇而大胆尝试。活跃的性意识,使得这部分人群因为各种原因有了男男性行为,成为艾滋病感染的高危人群。在他看来,对于一些初入大学的青少年,摆脱高中的高强度学习,进入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有了性意识的启蒙。可是,目前社会的性教育,却很难在这一阶段提供科学引导,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的性取向。“90后、00后的孩子们的性观念越来越开放,而与之相伴随的性教育却仍在遮遮掩掩的封闭状态,学校和家庭不能正视学生青春发育期的性需求,一味压抑往往是无法奏效的。”防艾专家赵敏说,一位患者家长痛心疾首的话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孩子上大学前,我什么都交代了,唯独不敢跟孩子说一句,那就是要在有安全套保护的情况下,才能有性生活。”


“少年不可欺”回应炒作质疑

《当少年不可欺》这篇文章开始在微信朋友圈里热传的时候,又有人开始质疑这篇文章的作者NIKO在炒作了。一个敢于和优酷、陌陌做对的90后会是什么样子?他为何要掀起这样一场网络战争?昨天,“很社会”对他进行了专访。


传统媒体的自杀与他杀

传统媒体无法赶上新媒体的技术优势,这不可避免;但在这场传播主导权的竞争中,传统媒体却未能守好传统的优势,是不可原谅的。传统媒体当下的生存困境,很大程度上不只是他杀的结果,也是一个自杀的过程。


火车票退票免费又是花瓶新规

事实上,在铁路系统“分家”之后,铁路各家围绕自己的职能职责,在各环节都有相应的改观,此次的火车票预售、改签、退票的新规,也是在进行相应的探索。但是,铁路系统的一些细节改革步子显得太小,还在于一些改革触动了部门利益,不愿舍弃不合理的利益


美国人如何攒够100万元养老

在美国即使年薪超过10万美元以上,有着良好的职业的人要想在退休前为养老积攒下100万美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攒出100万美元的养老钱也需要节衣缩食,牺牲一些昂贵的享乐活动或外出旅行。然而对于普通人而言,退休前积攒100万美元的养老金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