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湖北咸宁贩婴产业链:亲生父母1.5万卖女婴

湖北咸宁贩婴产业链:亲生父母1.5万卖女婴

(原标题:咸宁警方捣毁一贩婴产业链)

记者昨从咸宁市公安局获悉,当地警方近日摧毁了一个从云南至河北的“拐、运、销”一条龙产业化贩卖婴儿团伙。

护士报警:这个“妈妈”有问题

2015年12月10日,赤壁市人民医院,120急救车送来一名高烧抽搐的女婴小花。随车而来自称是小花母亲的女子叫余英,今年41岁,是云南省富宁县人。

儿科护士阿美在对女婴进行检查救治中发现,余英作为“母亲”对女婴情况并不了解,且总是爱搭不理的样子,远远的在一旁玩手机,阿美觉得事有蹊跷,随即报警。

不久,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医院,控制余英并对“母女”二人抽血比对DNA,比对结果显示,两人排除亲缘关系。赤壁警方遂对余英采取强制措施。

据余英交待,12月7日,她在云南省富宁县受人指使将一名女婴送往河北沧州,交给“老板”。此行除去费用之外,余英将获得3000元报酬。

“拐、运、销”一条龙产业化犯罪

咸宁及赤壁公安立即组成专案组,经研判,发现在云南文山、河北沧州等地,存在一个“拐、运、销”一体化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12日晚上,专案组三路民警连夜分赴河北沧州、保定及云南文山。13日,赴保定的专案民警在当地警方配合下转赴北京,抓获两名嫌疑人。河北沧州、云南文山两路警力也先后收网。

据 咸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负责人介绍,目前解救的女婴,查证均为其父母自愿将婴儿卖出。据调查,在案发地存在如下黑色“产业链条”:新生儿父母以1.5万元左 右的价格将婴儿(主要是女婴)卖给当地的“一道贩子”,“一道贩子”以2万余元的价格请“带货人”将婴儿带往河北省,“带货人”再将婴儿以3万余元的价格 转卖给当地的“接货人”,“接货人”则寻找买主,以四五万元乃至更高的价格出手。

警方介绍,目前8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罪,均已被批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释法

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卖亲生子女须追刑责

据最高人民法院解释,对于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偷盗、捡拾 儿童出卖等行为,构成犯罪的,法院要依法追究行为人刑事责任。对于“非法获利”的认定,最高法刑一庭副庭长薛淑兰称,将生育作为非法获利手段,生育后即出 卖子女的;明知对方不具有抚养目的,或者根本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为收取明显不属于“感谢费”、“营养费”的钱 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行为,都可以认定为非法获利。


谁说领导的批示咱都得照办?

当年,北魏的老爷子苏绰为规范公文而发明的“墨入朱出”,意在确立衙门办差的标准,把嘴上说的落到纸上,并以红黑相别,以求实效。机关职能,承上启下,时时行走“中枢”,怎么阅读领导批示,既见你文化修养,更见你办事能力。


从猩猩狒狒看中国性别比失衡

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国大量基于性别的选择性流产的最主要原因之一,随着此项政策的取消,性别失衡可能在历史场合中只是沧海一粟。是否——并且何种程度——损害已经形成并无法逆转,也许是只有狒狒才知道的问题。


支持拼车仅有表态是不够的

交通部的表态,让那些春运期间一票难求的人们看到了可以拼车回家的希望。然而且慢叫好,就在交通部表明这个态度的同一天,媒体报道天津市一位市民开私家车到车站接同事而被运管部门认定“非法营运”。


校警杀黑人,大学赔535万美元

美国少数族裔中,黑人在争取民权方面最为积极、最有组织。因为这个族群大部分都是当年被作为奴隶贩卖到美国,所以感觉自己是历史受害者,美国欠他们很多,很有悲情意识。但不管怎么说,对于美国少数族裔来说,黑人这种不屈不挠的维权精神实在值得观察和研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