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钟南山:MERS大规模人传染人可能性不大

钟南山:MERS大规模人传染人可能性不大

昨日是国内首例确诊输入性中东呼吸征患者入院救治的第6天。上午9时左右,中国抗击非典型肺炎的领军人物、呼吸道疾病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抵达惠州中心人民医院,参与指导韩国患者的救治工作。钟南山表示,从目前病毒演变情况来看,大规模人传人的可能性不大。在医院会议室,钟南山一行与市卫生疾控部门召开了医治协调会,听取了医院关于MERS防控工作的情况汇报,并与医院ICU等相关科室人员就疫情防控及患者的治疗情况进行了商讨。就进一步做好患者救治工作,钟南山提出指导性意见,一是要继续做好患者样本持续监测等工作,密切配合,进一步完善疾病防控和医学防护措施;二是要加强与家属沟通,密切关注患者心理变化,加强心理疏导;三是根据患者病情发展需要,切实加强对惠州中心人民医院医疗技术的支持,进一步强化检测治疗。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黄飞表示,将不断调集省级专家力量轮流进驻惠州,全力支持惠州做好救治和防控工作。

上午11时40分左右,钟南山一行走进医院ICU病房,对MERS患者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医疗会诊。

5月28日以来,惠州50多名医护人员全力奋战在抗击MERS一线,国家疾控部门和广东省卫生系统专家也陆续赶赴惠州参与救治。

目前超过97%的病例发生在中东,20多个国家有病例报告,均和中东有流行病学关联,中东以外地区尚未发现原发感染病例。

截至昨日,惠州市追踪到的密切接触者均未有异常报告。

钟南山表示,从目前病毒演变情况来看,大规模人传人的可能性不大。

追访

MERS患者病情未现异常

仍有9名密切接触者失联

羊城晚报讯记者黄宙辉、通讯员粤卫信报道:昨日,广东省卫生计生委通报,5月29日发布的MERS确诊患者目前精神状态好转,仍有发热,体温38.2摄氏度,胸片显示双下肺仍有渗出,生命体征相对稳定。

专家会诊意见为:患者病情进展程度趋缓,病情谨慎乐观。

广东省继续加强密切接触者的搜寻和隔离观察,昨日新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人,其中1名为香港新通报的同航班乘客,1名为永东巴士乘客。

截至目前,广东省应追踪的密切接触者共78人,已追踪到69人,全部采取集中方式隔离观察,暂无人出现不适。经粤港两地各部门共同努力,与患者同航班(OZ723)的29名密切接触者旅客全部找到并已实行隔离观察,目前尚有乘坐永东巴士乘客9人没有取得联系。

深圳新增两名MERS密切接触者

已在定点医院观察,暂未出现不适

羊城晚报讯 记者王俊报道:深圳市卫计委昨晚通报称,深圳新增两名密切接触者,暂未出现不适症状。

据介绍,深圳目前共有6例密切接触者,新增的两名密切接触者5月26日与确诊病例共同乘坐同一航班,下机后再无任何接触,其中1例居住在南山区,另1例居住在东莞市(长年往返深圳和东莞两地经商)。深圳市疾控部门采集两位密切接触者的咽拭子、血液样本送市疾控中心进行检测,结果均为MERS病毒核酸阴性。目前,两位密切接触者已在深圳市定点医院进行医学观察,截至目前身体均正常,未出现任何不适症状。

深圳市疾控部门已对两名密切接触者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健康教育及居住地疫点消杀等工作。

韩先后两人死于MERS

疑出现二代人传人病例

据新华社电韩国保健福祉部昨日通报说,韩国已有两名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患者死亡,新增6例该病确诊病例,确诊患者增至25人。在韩境内已发现疑似第二代人传人病例。

韩方通报指出,第一名死亡患者生前因哮喘发作、呼吸困难,从5月11日起住院接受治疗,在5月15日至17日期间与韩国首例MERS患者有过接触,后病情恶化、抢救无效于6月1日身亡。据韩国媒体报道,这名患者此前是作为疑似患者隔离治疗。直到其死后进行DNA检测,才确诊其感染了引发MERS的新型冠状病毒。

第二名死亡患者是韩国第六位MERS确诊病人。这名71岁的患者在5月15日前因发烧等症状入院治疗,他在15日至17日期间接触过韩国首位MERS患者后,于5月28日被确诊为MERS新病例,随后被隔离治疗。通报说,第二名死亡患者患有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曾于2011年因肾癌接受过肾脏摘除手术。

该通报还显示,6月1日韩境内新增6个确诊病例。其中4名患者是5月15日至17日期间与韩首位MERS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住院病人或家属。另外两名患者在5月28日至30日期间,与第16名MERS患者同住一栋住院楼,但没有接触过第一名MERS病人。韩国媒体普遍报道,这后两个病例是韩境内首次出现的第二代人传人病例。对此,韩国卫生部门尚未最终确认。

(原标题:钟南山抵惠研判MERS 称大规模人传染人可能性不大)

编辑:SN05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谁在煽动我们的仇官情绪?

天哪!因为刚生过孩子,更是在“坐月子”期间,因拒绝官员参观就遭来一顿暴打,没有领导探视看望,更不见有人为其伸张正义,无奈之下上网发帖求助,而现在却招来了一顶“刺激公众仇官情绪”的“大帽子”,两个大男人,对一个坐月子的产妇大打出手,老百姓不能仇官


在故宫拍“裸体”边界在哪里

北京故宫博物院每天游人如织,一名摄影师近日却成功在故宫里避开人潮,为女模特拍摄一辑三点全露裸照,尺度之大引起网友争议。针对网友“亵渎文物、伤风败俗”等质疑,摄影师通过个人微博回应称,创作没有影响任何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